金立东莞工厂倒闭4月底完成解除劳动合同

2018-06-10 18:02

  自今年1月16日董事长刘立荣被爆出41.4%股权被冻结以来,金立由于资金链危机被推上了风口浪尖。不但金立在上海和深圳同时陷入多起诉讼被,金立多家子公司陷入动产抵押、债权转让的纠纷也浮出水面。此前网易科技曾报道,金立对外欠款可能已达到百亿,其中拖欠银行86亿、拖欠供应商40多亿元。金立的日子不好过,但金立的那些供应商们也被拉进了深坑。1月27日,维科精华连发三个公告,称因2017年净利润为负值,其连续2年亏损、可能面临着被实施退市的风险;至于2017年亏损的原因,与子公司存在着8409.99 万元应收款有一定关联,而且结果存在不确定性。2月9日,欧菲科技发布公告,因金立及其子公司拖欠货款,计提坏账3亿元3月1日,江粉磁材发布2017年业绩修正公告,计提资产减值2亿元,主要因为金立手机资金链危机、导致对其收购的全资子公司东方亮彩进行的坏账、存货以及商誉减值。这些受到波及的供应商除了频繁讨债、诉讼,还停止或减少对金立的货品供应,这让金立的资金回笼更加困难。除了上游供应商集体倒戈,更加雪上加霜的是,金立曾经的优质资源渠道关系也出现裂痕。由于货品的积压导致资金链的断裂,引发了一系列的连锁反应,金立赖以的下游渠道商也开始反水,金立面临的问题已经不仅仅是清货这么简单了。在1月30日,刘立荣曾承诺绝不跑、会一步步债务后,金立方面再未公开还债进程。得了OV的病,却没OV的命刘立荣也曾表示,为了债务有出售资产的计划。公开资料显示,金立曾投资8000万元持有微众银行3%的股份,以及投资12.53亿元获得南粤银行9.49%的股权。此外,金立还拥有位于深圳的在建写字楼--金立大厦,总投资12.35亿元,已接近竣工。但不管是投资银行还是建大厦,亦或是之前传言的赌博输钱,都不是金立资金链断裂的主要原因。刘立荣曾在接受证券时报采访时表示,金立资金链问题爆发的主要原因是2016年和2017年营销费用和投资费用投入超限,2016-2017年金立营销费用投入60多亿元。

  3月29日,有消息称,金立东莞工厂已经开始遣散员工,要求在今年4月底前完成协商解除劳动合同的工作。对此,金立方面回复商报记者称,东莞工厂的人员调整已经和东莞劳动局沟通,与员工沟通一致,协商解除劳动合同,经济补偿标准严格按照劳动合同法操作。根据脉脉平台公开的合同显示,金立在东莞的工厂已经开始遣散员工,除了有特殊情况,比如女职工在孕期、产期和哺乳期以及在工作期间负伤、

  按公司停工放休政策执行。去年底,金立陷入供应商欠款和资金链紧张的传闻。今年1月,金立董事长刘立荣接受采访时对此事进行了回应,对于资金链问题,刘立荣称金立将分三个步骤来解决,首先引入合作伙伴,确保生产与销售;第二,引入战略投资者,补充资金;第三,出售资产偿债,获取债权人支持。日前又有消息称,金立近期将进行重组,原因是该公司已经拿到一笔融资,这笔资金会投入到新公司的组建,这笔资金很有可能超亿级。对于这个消息,金立方面告诉商报记者,金立确实正在洽谈融资,也会有战略资金进入。东莞融资洽谈工厂员工